离枝❀

实力尤吹

【YOI/维尤】Мой дорогой

尤里13岁的时候生过一场病。

金发的少年紧紧蜷缩在柔软的被子里。俄罗斯的冬天很冷,凛冽的风吹的木质的窗户猎猎作响。然而尤里却感到一股极致的热度缓慢而磨人的在身体里窜动。湿漉漉的刘海服帖的亲吻着他的额头,鼻尖沁出晶莹的汗珠圆润的有些可爱。

维克托坐在床边,慢慢的、一点一点的掰开他的用力到骨节发白的手指,将手掌覆上少年濡湿的掌心,与他十指相扣。

“尤拉,尤拉,我亲爱的尤拉奇卡。”低沉而暧昧的嗓音在尤里的耳边响起,像是来自遥远冰原的呼唤。

“维托卡?”像是冲破了什么束缚似得,少年呼唤起了平时绝对不会宣之于口的如同恋人般亲密的称呼。

“为什么……你会在这?”维克托不应该在这里的。即使脑子被身体里捣蛋的热流搅得一团糟,但是,尤里还是清楚的记得,身边这个有着温柔眼神的男人现在应该为了大奖赛而远在中国。

“因为我想见你,亲爱的尤拉奇卡。”维克托是一个善于讲情话的男人,丝绸般流畅的爱语从口中倾泻而出。

“轰”的一声,体内的热流仿佛是烧开的水在脑袋里炸裂出一个又一个的气泡,烧的尤里本就不剩下多少的理智彻底燃烧殆尽。

“维托卡,抱抱我。”像是命令又像是撒娇的话语流畅又自然。

维克托忍不住轻笑,平时张牙舞爪的猫温顺下来竟是这般的粘人可爱,他俯下身,隔着松软的被子将少年整个环抱住,在少年被身体里的热流烧灼的绯红一片的眼角落下一个轻柔的吻,“睡吧,亲爱的尤拉奇卡,当你再次睁开眼的时候……”

“……?”维托卡,你说什么呢?维托卡?思维一片混沌,视野里的轮廓也渐渐的模糊,金发的少年闭上眼。

嘘,他睡着了。

评论

热度(44)